1. 首页 河北新闻 汽车 房产 体育 体彩 专题 新闻发布会 扶贫 河北发布 长城小作家

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内容

当菜市场开始卖口红
发布日期:2022-05-12 05:28   来源:未知   阅读:

  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重庆弯弯曲曲的步道顺着山势向上攀。在文人墨客笔下,它们是数百年积攒的城市文化标识。但如今,在社交媒体上,这些被统一包装成“宝藏景点”“打卡圣地”,招揽了咖啡馆、民宿、酒吧,千篇一律地迎合当下互联网的网红潮流。

  我曾到访过重庆的白象居。这座24层楼高、不设电梯的老住宅,如今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因为它够旧、建筑风格特别、能拍出港风照。

  鲜有人知道白象居的故事:它是许多“棒棒”从农村到城市打拼的第一个驿站,是重庆码头文化的延续。它本该是一本讲述老重庆故事、市民奋斗史的厚厚史书,却被打造成只有花花绿绿图片的旅游手册。这对它来说并不公平。

  这是当前老旧建筑的改造困境,那些位于市中心、承载着历史的建筑,正在艰难地靠拢当下更新、更科技的城市,被流量裹挟着前进。

  过去,从多盖几家工厂,到多盖几栋摩天大楼,是一座城市从温饱迈向商业化、国际化的标志。如今,能用的土地少了,我们必须绣花一样,一点点更新城市。这考验城市管理者的审美与倾听市民声音的能力。

  可惜的是,互联网时代,一个改建项目如果没有吸引足够的目光,似乎是不值得表扬的。许多城市的存量改造工作,正在向流量让渡城市特质。

  比如,投入大量资金,煞有其事地新建仿古建筑,打造复古一条街。街上的店铺卖牛轧糖、咖啡豆、清酒,少见当地特色美食。想拥抱互联网,势必要迎合天南地北最普遍的年轻游客的口味。

  我去过不少这样的商业街,只愿意走马观花走一遭,没有一探再探的好奇心,连在街上买瓶水,都嫌贵。这些瞄准了文艺青年的打卡地,许多在短暂热闹后,游客寥寥,成了当地老年人跳广场舞的地盘。

  城市改造,抄不了作业。一个城市的气质,注定糅合了多个历史时期留下的印迹。要警惕的是,当网红消费成为城市更新重要的评价标准,许多城市的气质变得单一、扁平,削弱了人对城市的丰富想象,变得千城一面。

  这似乎是网络时代的特质——留下一个直接简单的城市印象,并通过短视频、图片的重复呈现,加固加深这个印象。这样打造的城市景观,只有皮,没有核,更谈不上多元、独特。

  我的家乡,一座岭南小城,曾有过贸易繁盛的时候,几代人下南洋打工,塑造了独特的华侨文化。近些年,骑楼(一种南洋风情的商住建筑风格)附近被涂上花花绿绿的涂鸦,外廊挂满了广告条幅,试图留住游客的脚步。

  家乡还有一个小村子,为了发展旅游业,村民在自家民宅的外墙上画画,有的画一个小人,有的画一盘美食。简单粗暴却能吸引游客。人来了,村民赶紧兜售自家种的菜、鸡蛋和批发的文具,把画画的成果变现。

  这是流量改造的结果。村民比建筑师还懂得,什么样的城市建筑或景观会火:视觉足够震撼、色彩足够艳丽。这算不算建筑学专业的倒退?

  盲目网红化更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要改造一个旧城区,设计师必须和当地原住民产生联系,了解这个旧城区的过去、当下,才能为它设计未来。

  伦敦历史最久的生鲜批发市场史密斯菲尔德市场,在本世纪初也尝试过改造。最先是政府和地产商合作;然后,市场使用者、周围居民也加入进来;最后,历史学者、建筑师、遗产保护者、志愿者都参与了改造项目。

  最后的方案,没有把生鲜市场改得更宏大壮阔,而是在原有的面积上,建起当时伦敦市内最大的开放空间,延续150年的采买售卖模式。市场的护栏柱还被雕刻成拴马桩的模样,过去,这个市场是马匹交易场所。

  这或许能给当下中国的城市更新提供解题思路。在旧建筑、旧城区改造上,是不是应该适当放弃对网红流量的追求,回归生活的本质?毕竟,只有真实生活才能塑造当下真正的城市气质。

  两年前,上海改造升级过一批“脏乱差”的菜市场。有的设计了一条老上海风情街,菜贩子坐在风情街的摊位上,篮子里同时装着口红和苹果,冰柜里不仅有啤酒饮料,还有化妆乳液,菜贩子受访时说,“说明化妆品和果蔬一样保鲜,卖的是概念”。

  在当时,有一些居民为此暗暗叫苦。物美价廉、选择丰富是菜市场核心竞争力。当菜市场成为网红地,价格自然也小涨了一波。还有市民说,网红菜市场更像超市,少了传统菜摊、水果摊你来我往的人情味。

  但这些居民的真实诉求,并没有被广泛重视。新一波网红审美继续席卷改造着城市。大家似乎都忘了,城市首先服务于市民,而不是相机。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重庆弯弯曲曲的步道顺着山势向上攀。在文人墨客笔下,它们是数百年积攒的城市文化标识。但如今,在社交媒体上,这些被统一包装成“宝藏景点”“打卡圣地”,招揽了咖啡馆、民宿、酒吧,千篇一律地迎合当下互联网的网红潮流。

  我曾到访过重庆的白象居。这座24层楼高、不设电梯的老住宅,如今吸引了许多年轻人——因为它够旧、建筑风格特别、能拍出港风照。

  鲜有人知道白象居的故事:它是许多“棒棒”从农村到城市打拼的第一个驿站,是重庆码头文化的延续。它本该是一本讲述老重庆故事、市民奋斗史的厚厚史书,却被打造成只有花花绿绿图片的旅游手册。这对它来说并不公平。

  这是当前老旧建筑的改造困境,那些位于市中心、承载着历史的建筑,正在艰难地靠拢当下更新、更科技的城市,被流量裹挟着前进。

  过去,从多盖几家工厂,到多盖几栋摩天大楼,是一座城市从温饱迈向商业化、国际化的标志。如今,能用的土地少了,我们必须绣花一样,一点点更新城市。这考验城市管理者的审美与倾听市民声音的能力。

  可惜的是,互联网时代,一个改建项目如果没有吸引足够的目光,似乎是不值得表扬的。许多城市的存量改造工作,正在向流量让渡城市特质。

  比如,投入大量资金,煞有其事地新建仿古建筑,打造复古一条街。街上的店铺卖牛轧糖、咖啡豆、清酒,少见当地特色美食。想拥抱互联网,势必要迎合天南地北最普遍的年轻游客的口味。

  我去过不少这样的商业街,只愿意走马观花走一遭,没有一探再探的好奇心,连在街上买瓶水,都嫌贵。这些瞄准了文艺青年的打卡地,许多在短暂热闹后,游客寥寥,成了当地老年人跳广场舞的地盘。

  城市改造,抄不了作业。一个城市的气质,注定糅合了多个历史时期留下的印迹。要警惕的是,当网红消费成为城市更新重要的评价标准,许多城市的气质变得单一、扁平,削弱了人对城市的丰富想象,变得千城一面。

  这似乎是网络时代的特质——留下一个直接简单的城市印象,并通过短视频、图片的重复呈现,加固加深这个印象。这样打造的城市景观,只有皮,没有核,更谈不上多元、独特。

  我的家乡,一座岭南小城,曾有过贸易繁盛的时候,几代人下南洋打工,塑造了独特的华侨文化。近些年,骑楼(一种南洋风情的商住建筑风格)附近被涂上花花绿绿的涂鸦,外廊挂满了广告条幅,试图留住游客的脚步。

  家乡还有一个小村子,为了发展旅游业,村民在自家民宅的外墙上画画,有的画一个小人,有的画一盘美食。简单粗暴却能吸引游客。人来了,村民赶紧兜售自家种的菜、鸡蛋和批发的文具,把画画的成果变现。

  这是流量改造的结果。村民比建筑师还懂得,什么样的城市建筑或景观会火:视觉足够震撼、色彩足够艳丽。这算不算建筑学专业的倒退?

  盲目网红化更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要改造一个旧城区,设计师必须和当地原住民产生联系,了解这个旧城区的过去、当下,才能为它设计未来。

  伦敦历史最久的生鲜批发市场史密斯菲尔德市场,在本世纪初也尝试过改造。最先是政府和地产商合作;然后,市场使用者、周围居民也加入进来;最后,历史学者、建筑师、遗产保护者、志愿者都参与了改造项目。

  最后的方案,没有把生鲜市场改得更宏大壮阔,而是在原有的面积上,建起当时伦敦市内最大的开放空间,延续150年的采买售卖模式。市场的护栏柱还被雕刻成拴马桩的模样,过去,这个市场是马匹交易场所。

  这或许能给当下中国的城市更新提供解题思路。在旧建筑、旧城区改造上,是不是应该适当放弃对网红流量的追求,回归生活的本质?毕竟,只有真实生活才能塑造当下真正的城市气质。

  两年前,上海改造升级过一批“脏乱差”的菜市场。有的设计了一条老上海风情街,菜贩子坐在风情街的摊位上,篮子里同时装着口红和苹果,冰柜里不仅有啤酒饮料,还有化妆乳液,菜贩子受访时说,“说明化妆品和果蔬一样保鲜,卖的是概念”。

  在当时,有一些居民为此暗暗叫苦。物美价廉、选择丰富是菜市场核心竞争力。当菜市场成为网红地,价格自然也小涨了一波。还有市民说,网红菜市场更像超市,少了传统菜摊、水果摊你来我往的人情味。

  但这些居民的真实诉求,并没有被广泛重视。新一波网红审美继续席卷改造着城市。大家似乎都忘了,城市首先服务于市民,而不是相机。